關於部落格
  • 268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Afternoon.

難得悠閒的下午,難得兩人都在的時候。

 

「喂。」不輕不重的叫了一聲對方,一個簡單的音節。

「什麼事?」專心並輕柔地撫梳戀人的頭髮,拉比回應。

「為什麼你總是可以那麼……自在?」

「什麼意思?」無害笑容再次對著神田。       

「就是……」難以啟齒。真懷疑自己什麼時候像個小女人似的?

「為什麼你總會被別人吸引走呢?」

「有嗎?」

 

明知故問的傢伙。神田白了拉比一眼。

 

「我討厭你這樣。」直接略過問題,神田繼續說。                

「哦?」有趣。拉比開始期待寶貝公主接下來會說的話。

「好像……」微咬下唇,正思考著答案,思考是否開說出不滿的理由。                     

「好像什麼?」期待對方說出自己所期待的答案,拉比的臉上掛著看似無害卻似乎是世上最黑心的微笑。

「好像……好像……。」好像心裡沒有我的樣子。怎麼樣都說不出口。怎麼樣都不能說。

「好像變態!」對自己臨時想到的答案有些驕傲,但這也是事實。     

「噗哈哈哈哈。」阿優真的單純的可愛,白痴也知道這四個字沒那麼難說出口。

「你……你笑什麼啊!死兔子!」踹了正大笑的人一腳,神田有些惱羞成怒。              

「哈哈,我好高興。」拉比笑得誇張。

「……高興什麼啊你!」                 

「哈哈哈。」不顧愛人投向自己的憤怒眼光,拉比仍舊笑著。

「……。」臉上爆出青筋。死兔子再繼續笑的話我就走人。                      

「對不起啦,不要生氣嘛,阿優。」拉比道歉,臉上仍有明顯的笑意。

「不要叫我的名字!」這是哪門子的爛道歉。

「其實你心裡不是這麼想吧,阿優。」拆穿了別人的謊言總是有種快感。特別是阿優的。

「我是這麼想的!」

「阿優在為我吃醋吧。」

「什麼?」沒帶白色念珠的那手微微握拳。              

「我喜歡為我吃醋的阿優。」

「誰要為你吃醋啊!」準備舉起右手。                  

「我這裡都充滿著你,你知道嗎?阿優。」摸住自己的左胸,剛剛的笑意以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眼神中所透露的真誠。

「……肉麻當有趣。」臉上浮現微微朝紅,手也漸漸地放鬆。

       

「阿優,我愛你。」微微張開雙臂。賭一次吧,平常的阿優是不可能的。

 

仍然悠閒的午後時光,擁有黑混深藍長髮的少年靠上拉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